黛画生花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每个人都能被爱,去窥得爱情最真挚的模样。


cp:亭书浅墨

写手挑战【待续】

5热度:说出平常你最不敢写的脑洞

说实话...是除了执离原耽之外的所有cp,不算脑洞了,我怕我会ooc....就一直不敢写...

10热度:说出最喜欢的飙车方式

我不知道这个飙车方式要怎么理解...反正我的话......喜欢闷头在被窝里借着微弱的小白灯的灯光,写ABO的肉....

来吧不怂:)12天之后浪起来,反正我也不会有热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12天之后的热度为准!

cp曦瑶,执离,原耽也行

【原创】溱洧【序】

关于破镜重圆,我一直想写这样一个故事,一段原本美满的感情因为环境,家人,自身的原因而破裂,还有挽回的余地吗?答案我们不得而知。但我想,总有一段感情经得起磨砺,成为最纯真的那一份。

苏溱和秦洧的名字取自《诗经·风·溱洧》中的“溱与洧,方涣涣兮。”意思是春天冰化雪消,桃花盛开,欣欣向荣的景象,可它的背景却是女子被爱人所抛弃,凄凉而悲伤。很符合他们的故事,所以我用了此句。

苏溱其实并不算一个可怜的人,只是他的悲哀都集中到了一起爆发,不幸和孤独一直如影随形。于是他活的卑微却简单,他在他最困难无助的时候调了一杯酒,遇到他一生最大的幸运。

秦洧呢,他一生荣光,当过兵,还混到了不错的位置,却在最有前途的时候退役,接收了产业,后来去酒吧邂逅了一杯苦涩却甜蜜的酒和一个清冷自立的人,一生沦陷。

我写这个故事,是想告诉你们。虽然我们出生时地位不同,命运不同,但人的一生不可能顺遂如意,所有的磨难都会在未来成为你的盔甲你的利刃,为你披荆斩棘,让你所向披靡。每个人都有去爱和被爱的权利,都值得去窥得爱情最真挚的模样。

                          
                                                 2018.6.17
                                                     空

溱【zhen,一声】
洧【wei,三声】

准备准备我要回来填连枝共冢和顾盼那城了....顾盼的大纲已经写好了,我觉得是一个很俗套狗血的故事,连枝等我再琢磨琢磨,果然执离是我萌过最久的cp...

以及,为了给执离增粮,以我拙劣的文笔,再次点梗,长期有效,不写强暴之类的。

车请适量谢谢😂

大概7月之后会大量高产。

【执离】不知停

*囚禁梗
*黑明×白黎
*明明因为小时的经历为人处世较为极端,心却是很善良很善良的
*前期非常非常ooc,且全文狗血至极
*送给飏飏的 @亭书浅墨

也许是太年轻的缘故,我还不懂得怎样温柔的去爱一个人。

01
慕容黎醒的时候还是在这个屋子里,周围没有灯台,甚至连烛火都没有,漆黑一片。

周围是潮湿的空气,入冬的天气湿寒,他在的地方就是地下,更为阴冷,背后是冰冷的墙壁。

稍微动一动,全身上下的疼痛似乎要让他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他努力的想要缩成一团,以减轻身上的痛,可是他根本蜷不起来,手脚都被铁链铐着,动一动就发出巨大的声响,身上未着寸缕,到处可见欢爱的痕迹,只是有一床薄被,此刻虚虚的盖在他腰腹处。

他整个人都是半坐着的,一开始手被高高拉起挂着,肩窝处被拉的酸痛,后来那人来过几次之后,嫌这样不方便,便将铁链固定的位置从墙上下移了些,他的手才得以弯着。

再后来那人竟还会送薄被给他,即使在这样冷的天气里并不起到什么作用,也是比以前好一点了。

慕容黎闭了闭眼,微微向上坐了些,头疼的厉害,脑子里嗡嗡的响。

02
恍惚之中慕容黎想起那日他初见执明的样子。

那样明媚的阳光撒下来,那个人是那样的耀眼,那个眼神深处掺杂的温柔,裹挟着四月微暖的风,让他彻底沦陷。

那些日子他们一起赏花,喂鱼,闲来时便会下几盘棋,执明好像从未活的如此开心,如此轻松,他枕在他的腿上,手抚上他的脸。

“阿黎,我...好像有那么点喜欢你。”

可是后来,怎么就这样了呢。

执明站在天权城门上看他,眼神里不是温柔,而是彻骨的冰凉,让他觉得全身发凉,仿佛身处隆冬,而他却没有御寒的衣物,在冷风中靠着回忆苟延残喘。

通敌叛国。

多么大的一个罪名啊,慕容黎看到执明眼底的不可置信,也看到他仅存的犹豫。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执明的衣角,告诉他,他没有。

可是他收回了手。

03
后来他便在这地牢里,只不过那时是没有被锁着的。

执明进来看他,声音里尽是颤抖:“阿黎,只要你说你没有,我便信你。”

慕容黎张了张口,看见他眼角稍纵即逝的犹豫。

他能说什么呢。

这么些日子,他多了解执明,有一颗赤子之心,却生性多疑,这事人证物证俱在,即使他解释了,执明....真的会信吗?他不敢赌,也不愿赌。

所以慕容黎索性闭上眼,不去看执明。

一时间牢房内默然。

执明回身掐上他的下颌,“如果是这样的答案,那我也信。”唇上是肆虐的亲吻,带着决绝的痛意。

执明是个好君王,更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心上人。

可惜,那曾经属于他。

04
再后来他身上便多了这些枷锁。

一日一日的吊着他,却无人来看他,也无人给他施什么酷刑,这地下一层的牢房,安静的没有生气。

终于有一天执明来了。

他屛退了所有下人,上前来解开慕容黎的衣服,吻上他的脖颈。

慕容黎被半吊着,整个人都反抗不得的任由执明在他身上肆虐。

后来进入他的时候决绝而不带半分犹豫,痛的慕容黎往上弹了几分,他咬着下唇忍住逼上眼眶的泪意,一声声的唤他“执明,执明”。

那么痛。

中途的时候执明终是抚上他的脸,擦干他不知何时流下的泪,吻上他的耳垂,动作里尽是不舍。

“阿黎,我爱你。”

05
慕容黎又被惊醒了。

牢房的门被打开,许久未见光线的眼睛闭起,眼角被刺激出些泪来。

有人行至他面前,捏住他的下颌,慕容黎睁眼,却不是执明。

是敌国的人,是那个诬陷他通敌叛国的奸细。

那个人蔑视的看着他满身欢爱的痕迹,从身旁不知哪里摸出一把鞭子,带着倒刺。

慕容黎却不慌,心下平白生出些安定的情绪来,勾起一抹艳丽的笑。

“怎样?还不够吗?”

06
“王上!不好了王上!”执明从成山的奏折中抬起头,眉紧紧的蹙着。

“何事喧哗?”那太监才慌忙跪下,“王上,底下...底下那位怕是不好了。”执明手一抖,蘸着朱砂的朱笔就那样“哐嘡”一声,摔在地上。

执明看到那副情景的时候,呼吸都要停滞了。

慕容黎的脸被黑发遮住,整个人还是半吊着在那里,身上不知从哪里多了很多斑驳的鞭痕,血肉翻卷着,与其他地方雪白的肌肤有了鲜明的对比,那床薄被还在他腰腹处,却沾了许多的血。

而他脚边有具尸体,脖颈处被咬了一个口子,看起来是下了狠手。

执明颤着步子走上前去,亲手解那链子的时候,手几乎抖的连钥匙也要拿不稳了。

慕容黎已经晕过去了,执明接着他,然后抱进自己怀里,才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他的面容。

人瘦了很多,抱在怀里轻飘飘的,抱着都硌手了,而慕容黎唇边是一缕浓厚的血,脸上也是,执明看向旁边那个奸细的尸体,忍不住垂下头,埋在慕容黎肩窝处,流下泪来。

07
执明想,他对不住他的阿黎。

也许是他太年轻,不知道要怎样温柔的去爱这个人。

听到他通敌叛国的消息执明一开始是暴怒的,后来他在地牢里听到了慕容黎的答复,却也看到了那个他心尖上的人,眼中的沉痛。

他下令彻查此事,才发现有奸细。

可是执明知道,他不能直接抓了他,放慕容黎出来,那样打草惊蛇之后,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事了。

可是他想不到,他的阿黎在那样的环境了受了这样的苦,这样的伤。

他的阿黎,在咬上仇人脖颈的那一刹那,恨得是自己双手不能动吧。

那样霁月清风的阿黎呵,就被他这么拉下了云端。

08
慕容黎睡得很不安稳,梦里都是红色的,有自己的血,也有那个奸细的血,一点一点沾染他的脸,他的眼睛。

身上很疼,可是心更疼。

慕容黎睁眼,不再是漆黑一片,是柔软的纱帐,手被人握着,力度大到让他挣脱不开。

执明抬起头,看见慕容黎那双清澈的眼。

慕容黎也看见执明的面容,青色的胡渣在他脸上还未被清理,眼睛里尽是血丝,眼眶还是红的,慕容黎蹙着眉忍着痛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执明的眉。

执明倏而就鼻腔一酸,他轻柔的揽住他心尖上的人儿,用哽咽的哭腔说,

“对不起,阿黎。”

慕容黎却是展了眉,抚了抚执明的发,

“我还没有回答你呢,执明。”

“我也爱你。”

即使你不懂得如何爱我,但是未来还长,你可以慢慢学。

Fin.

【执离】四季:春—清凉的青石板

*是一个系列
*其实就是四辆车
*自割腿肉,朋友吃吗( •̀∀•́ )
*没有任何逻辑的忽然开车hhhh

速打短车😂

【朱砂痣】【番外】未央

春和景明,几只鸟叽叽喳喳的叫着飞到屋外的凭栏上。刚刚立春,还有些湿意,带着初春的蓬勃生机,恰似一阵清风拂面而来。

 

执明下了朝回来,慕容黎还没有醒。

 

执明做到床边去,人就睁开朦胧的眼睛,带着软糯的掺有困意的声音喊他:“执明…你回来了……”空气中雨后龙井的苦涩昭然若揭的显示着此人的身份,也不知是不是刚刚入春的缘故,慕容黎比往日里嗜睡了些,于是早晨起身时,执明也不曾叫他。

 

刚刚人还醒着,还用那样软糯而不自知的声音唤他,转眼人又眼睛一闭,睡了过去。执明看着慕容黎安稳的睡颜,唇角勾起一抹笑,手抚上慕容黎的墨发,眼神温柔。

 

阳光从窗棱外透进,印的屋内痕迹点点斑驳,怕阳光伤着慕容黎的眼睛,执明起身将纱帐放下,遮住大部分阳光。

 

后来几日慕容黎也是如此,虽没那么嗜睡,却还是常常睡着。

 

春天的天气总是多变,前一刻还暖意融融,下一刻可能就下起瓢泼大雨。

 

小厮与执明说君后又在藤椅上睡着了,而那藤椅在的地方晒太阳倒是好,下起雨来可是能将人从头至尾浇个彻彻底底的。

 

执明搁下朱笔,揉了揉眉心,抬脚出了殿门,往慕容黎所在的地方走去。

 

天色阴沉有点要下雨的征兆,执明弯腰将慕容黎抱在怀里,怀里的人依旧轻飘飘的,养了这么些日子却不见长肉,都不知道每日那些吃食补药都喂到哪里去了。执明将人一路抱回卧房,将人放至床榻之上,放下纱帐,坐在床沿边,才让人宣了太医入殿。

 

虽然到了春天春困是正常的,但是人这么睡下去也不是什么好征兆,还是让人来看看的好。

 

执明才刚起身人就醒了,迷迷糊糊的透过纱帐看人,青竹的信香混着淡淡的雨前龙井的味道缠着一丝清雅的梅花香透出纱帐。

 

执明一愣。

 

太医把完脉站起来,口中惊喜的道喜之语道出,执明才缓过神。

 

孩子……?

 

比执明更为怔愣的是当事人本人,慕容黎呆滞着不知所措,刚刚睡醒的脑子还有点迷糊,手却已经微微颤抖着抚上小腹。

 

执明又重新坐回床沿,握住他的手,声音里隐隐藏着激动:“阿黎!我们有孩子了!”慕容黎被他抓住手才反应过来,原来那缕淡到几乎闻不出味道的梅花香,原来来源于此。

 

慕容黎弯了眉眼,眼角眉梢都带了温柔的笑意,像一缕和煦的暖阳,“会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呢。”

 

宫中荷花都开了的时候,慕容黎已经有孕五个月了,后来随着孩子一点点的长大,他吃的越来越少,人越来越消瘦,唯独只有小腹是隆起的,那里是生命的象征,梅花的香气日益浓烈了起来,在盛夏时似乎与这个季节相对似的,也折腾得慕容黎不得安生。

 

但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连着血脉的与他同生,他即使再难受,又怎舍得对这个尚在腹中的生命一丝一毫的怠慢。

 

再后来就到了秋天银杏叶落的时候了,那时的慕容黎极其爱吃银杏果,执明便寻了许多在他宫中摆着。早在六个月的时候就有胎动了,那样奇异而又幸福的感觉在现在感受来虽也是欢愉的,可是却带着皮肤一次又一次被拉扯的痛,常常在深夜惹得慕容黎蹙起眉头轻声低哄,希望这个小祖宗安分些。

 

时至年关的时候天权下了一场大雪,纷纷扬扬的带走了许多生机,可是却是屋檐下,眼帘中一片一片皎洁的白。慕容黎身子重了也不敢去雪地湿滑的地方玩雪,日日坐在窗边望着,执明便一边拥着他,一边与他说着这孩子该取什么名字好。

 

青竹的气息已经很淡了,其中大多混着的是梅花的香,慕容黎一手轻按着小腹,一手抚上桌案,凝望着窗外的雪,勾起一抹柔柔的笑:“叫央吧。”

 

长乐未央。

 

执央出生在一个大雪纷扬的清晨,她折腾了慕容黎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才降生。生产耗费了慕容黎太多的精力,故而她一降生,慕容黎就昏睡了过去,直到翌日午时才醒。

 

执明在外面熬红了一双眼睛,清晨时连早朝都罢了只为陪着慕容黎,执明看着生产时那人因疼痛而惨白的脸,还有那双手上青紫的勒痕,修长如玉的五指上全是斑驳的红痕,心上就像是被一把尖刀,细细密密的刻下伤痕,疼的他无法呼吸。

 

这是慕容黎醒后第一次见到执央,小小的人儿像一个小团子,不哭不闹的待在她父后怀里,开心的吐着泡泡。执明在一旁拥住他,让他整个身子都在自己怀里,眼神里尽是欢喜和温柔,将下巴搁在那人肩上,执明道:“央,是个很好的名字,阿黎,谢谢你。”

 

慕容黎偏过头,在执明的唇角印上一个湿润的吻。

 

而后几年,天权国内百姓安定和睦,国泰民安。

 

Fin.

各位新年快乐吖😘

新的一年要有一个新的开始吖!!( •̀∀•́ )

加油↖(^ω^)↗

【执离】朱砂痣【四】【完】

*最后一发,感谢你们对这篇的喜欢,明天更新番外
*黑明(在黎黎面前很温柔的明明)×人妻黎
*设定天权瑶光世代交好,黎黎被送去做质子,竹马竹马设定,双向暗恋
*古风ABO设定 (此设定来源于百度以及乐乎上各位大佬的设定,如有不妥请私信)
A:乾元      B:中庸     O:坤泽
发情期:信期   生殖腔:宫腔
抑制剂:清心丹  信息素:信香
*笔力不足,如果描写不出你想要的那种感觉见谅
*ooc,本章有私设,有原作向,高甜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就下滑吧
*本章总字数4000+,1300+的车,食用愉快
*写的我肝疼,需要小天使安慰【哭唧唧
*情人节快乐🌹

21.
慕容黎睁开眼,眼前是白色的纱帐,头昏昏沉沉的,像是被人打过一棒的胀痛,浑身酸软无力,颈后的腺体还在散发着疼痛,麻痹他的神经,手腕处钻心的疼痛仿佛顺着血液流经他身体各处,带动着汗毛都是疼的。

他歪了歪身子,看见执明伏在床沿睡着的样子,那缕紫发被梳上去,固定在冠内,和其他黑发相比,显得有些突兀,再向下,他看到了自己的手腕,被厚实的纱布严严实实的裹着,内里透出些中药的苦味来。

慕容黎忍不住伸出未伤的左手去触碰,奈何浑身没有力气,提起些气力来不知轻重的就按了下去。

“啊!”慕容黎惊叫一声,伤口被狠狠按到,疼的他顿时泄了气力瘫回床上。

执明受了惊,听见他的惊呼,一睁眼就看见人瘫回床上,一下慌得不能自己。

“怎么了?碰到哪儿了?哪里痛?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慕容黎扯出一抹虚弱忍痛的笑,声音里还有些疼痛过后的颤抖:“没事的,不要那么紧张。”

执明才稍稍安下心来,盯着他缠着纱布的手腕看了半天,才沉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才害你伤了右手,医官说伤口太深,有些伤及经脉,以后就算伤好你也不能提重物了。”

22.
慕容黎一时失神。

不是因为自己右手出了问题,而是执明低垂的眼眸和难过的语气,而那声“对不起”中又掺了许多的温柔,让他一时有些失神。

“没什么的,能提笔写字就行,倒是劳王上费心。”执明看着他,忽然倾身吻了他的唇角。

慕容黎大惊。

十多年了,执明都不曾对他做过什么亲密的举动,此刻突然来这么一下,不由让他吃惊。

“阿黎,我已下旨,待你的伤好了,择个良辰吉日,册封你为天权君后。”

于是这一回慕容黎整个呆住,连疼似乎都消减许多。

23.
“什...什么?”慕容黎有些呆滞,幸福来的太突然,兴奋感先理智一步侵占大脑,平时脑子转的飞快的他现下却像一只被人捏了尾巴的兔子,软的有些可爱。

执明眼里的温柔几乎要满溢出来,连带着声音都是带有笑意的,“我说,你马上就要嫁给我了。”

慕容黎这才缓过神来,却是再也说不出话,自己多年的爱慕忽然有了回应,心中涌起无数情感,说不清道不明,纷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压的眼眶似乎都有些湿意。

执明又探身上来吻住他的唇,撬开他的牙关与他唇舌交缠,而后抵上他的额头,

“阿黎,我喜欢你。”

慕容黎听得眼眶一湿,就要落下泪来,咬着牙挺身吻他,“执...执明,我也喜欢你。”

这一次,他没有再叫国主。

24.
自从两人解开心结,慕容黎因情绪而信香失控的症状便好了许多,心中郁结的东西散开,自是伤也好的快些。

这日慕容黎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纱布也拆了,只是留下一道很深的疤,执明看着眼眶都红了,忙不迭的送了上好的珍肤的药膏来,隔日慕容黎就听到了执明派兵攻打酯偠的消息。

晚间时慕容黎问起,执明的眼神瞬间暴劣,“笑话,动了我的人,抢了我的城,为何不打?!”再低头时却见慕容黎耳根处红了一片。

知他是因那句“我的人”害羞,又觉得他可爱的紧,执明拥紧慕容黎的身子,在那耳根泛红处亲了一口。

25.
慕容黎坐在妆台前,有些紧张,一头墨发被束在颈后,堪堪遮住他圆润丰盈的腺体,因他是男子,所以大婚也只是着了红衣,戴了冠,坠了几只珠钗而已,而最为显眼的还是束发那根血玉发簪,是执明用上好的血玉亲手给他打的。

那红衣也是执明嘱托裁缝铺专门为他做的,世间仅有一件,知他不爱繁琐,只在那袖口和衣摆下尾处拿金线绣了凤凰和牡丹,身后的拖尾倒是有些繁华,从肩处一直到尾,每一寸都被绣上凤凰,而且是凤舞九天的样式。

那是他第一次见执明穿红衣,也是执明生平第一次穿红衣。

执明执起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然后一步一步坚定而有力的走上台阶。

总共108级台阶,走完了,就到了宗祠。

慕容黎的手被他扣在手里,手心因为紧张微微出汗,执明用仅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这么多年,我终于见到你穿这么一袭红衣时的倾世模样了。”

慕容黎垂下头,头上珠钗相碰叮铃作响,嘴角却是一抹淡淡的笑。

26.
拜完天地,执明就被拉出去敬酒了,慕容黎从床上走到妆台前将珠钗一一卸下,拆到血玉发簪时将它拿在手里细细的看。

那些日子执明手上总是无缘无故多了很多细碎的小伤口,问他哪伤的,执明又不肯说,后来收到这个礼物,才知道都是为了他而受的伤。

思及此慕容黎眼神柔软,郑重的将簪子放好,才拿起梳子执明就推门进来了。

这里以后就是他们二人共同的居所,听执明说,叫向煦台。

执明身上有着淡淡的酒气,拿过他手上的梳子,缓缓梳着手中的墨发。

帮他梳好头发,执明取了桌上的合卺酒,与他交臂饮了,然后打横抱起他就往床榻那边走。

慕容黎在他怀里攥紧了他的衣衫,感受到慕容黎的紧张,执明安抚似的开口,“阿黎,别怕。”

27.
打卡上车【已补档,再吞不补了QAQ】

28.
那日午后慕容黎靠在执明怀里看书,阳光温暖撒在他们身上,屋子里那股青竹香里已掺了许多雨后龙井的味道,茶的微苦混着竹的清甜,为这个午后平添了一分春意。

执明低头吻上慕容黎的腺体,发丝里也是那样甜的青竹的味道。

以后他们还有很多个这样的午后。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