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画生花

心有所向,向死而生。

【魏白】【知乎体】请问这是叫社会主义兄弟情吗

请问这是叫社会主义兄弟情吗


1996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76个回答    默认排序


用户    āáǎà:

322人赞同


大家好,这个问题是我发起的,嗯。


事情说来话长,那我就长话短说。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以下所有人我都用简写代替了。


我是某个知名综艺的实习FPD,简单解释来说就是个带嘉宾到处乱晃熟悉场地的。我就是我要说的这两位其中一位的实习FPD。


我服务的这位大佬,简称W,人好笑容甜,当然不笑的时候超A,俘获我的芳心。啊,...

【山花/魏白】蒙尘【一】

*现实向

*有糖有刀

*文笔不好见谅

*一方影帝,一方转幕后设定


“我知道你们下面有些人是抱着伤害我的态度来的,”男人笑了一下,唇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就像我刚刚准备进场的时候收到的某些威胁信一样。”


底下的人开始小声议论,演播厅里嘈杂起来。


“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


所有人停住了讨论,看向他。


“对于最近这件事,有些人保持疑惑,有些人保持沉默,有些人表示支持,更多人,则是把你们的恶意当做发泄,用几近恶毒的话语,去造谣污蔑我爱的人。”


“你们这样做,是拿把刀在我心口戳,比直接骂我来的有效的多,这点你们很聪明。”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看镜头,而是平视着前方,嘴角还是...

某些文字我就锁了。


等一个春暖花开。

【原创】【ABO】溱洧【一】

*破镜重圆
*珠宝设计师x调酒师

夜色太浓了,蛰伏于黑暗之下的墨色,一点一点渗透,蔓延开来。墙角,是一束盛开的紫藤花。

不同于黑暗的地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灯光折射变换,有些晃眼,各种乱七八糟的味道充斥着鼻腔,让人感到极其压抑。震耳欲聋的音乐伴随着身体的扭动,舞池中央身着红衣的舞娘,动作暧昧的挑开自己舞衣上的扣子,“啪嗒”一声轻响,仿佛引爆了什么开关,气氛太炽热了。

吧台上坐着几个客人,眼神暧昧却好不隐晦自己的欲望,盯着的却不是那个在舞池中央热舞的舞娘,而是吧台里的某个男人。

那是个面容清秀的男人,穿着酒吧规定的制服,身姿笔挺,手里拿着一个调酒器,器皿里盛着蔚蓝的酒液,带着透明的颜...

【韩沉视角】【何开心x韩沉】信【四】

记得坚强,记得勇敢,记得微笑,记得自由,记得……我。——言溯

雨。

淅淅沥沥的敲在窗棱上,今晚没有月色。身侧的人呼吸绵长,而我没有失眠,甚至有些困,却像喝了咖啡的一样被咖啡因左右,闭上眼是满目的鲜红。

可能是有些PTSD,自己的爱人对我说。

我难忘接到那通电话的心情,心脏在一瞬间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攥起,像是溺水一样呼吸不上来,手是抖的,声音也是抖的,颤着问绑匪,他在哪儿。

我韩沉大概没有这么狼狈过。

找到人的时候,人已经晕过去了,满头满脸的血,身上的白衬衫都被血迹染红,黑色的西装外套破了口子,皱巴巴的,哪里有点平常那人对待工作严谨的样子。

见到他的时候我脚下一软,又撑着站起来。...

*关注第一个是我的小可爱,我的小樱花,是我要宠着的人 @Sakura酱是樱花呀
*名字是cp名,cp是亭书浅墨,我爱的一个小姐姐
*平时叫我空空就好
*我超级好相处的,欢迎来勾搭
*平常有脑洞写写,开了长篇长期不知道什么时候填坑.....是个小透明,很透明很透明那种,文笔很渣,正在修炼
*是个杂食动物,很多cp都吃,如果有原著原著cp不拆
*开学长弧,周天下午2点后在线
*现在最喜欢朱一龙和白宇
*感谢这个夏天,给我昙花一现的美丽,让我遇见朱一龙和白宇,遇见你们这群可爱又沙雕的人
*世界那么大,人生那么长,要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总会有一个温柔的人站在你身边,爱你护你的。要自信一点,开朗一点,积...

【韩沉视角】【何开心x韩沉】信【三】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张爱玲

前两天入冬了,天气骤凉。早些年肩膀上落了枪伤,没养好就成了旧伤,天气冷时总是疼些。

我没告诉他我肩膀有旧伤,怕他担心。

所以总是在疼的时候咬着后槽牙忍着些,冷汗下来也说是热的,我知道他根本不信。

有天下着大雪,我在外面逮捕嫌犯,肩膀的伤开始无休止的疼,带着手都迟钝起来,慢了一拍,腹部中了枪。

明明我没有那么弱的,真是心烦。

醒来的时候是雪白的天花板,腹部的伤口有点隐隐的疼,不是特别疼,甚至不如肩上的痛感,大概是麻药药劲还没过。手上有温暖的触感,我眼神下瞥,...

【韩沉视角】【何开心x韩沉】信【二】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沈从文”

我不是一个会失眠的人。

工作的强度和紧急,要求我们不得不按时按点睡觉吃饭,渐渐的就养成了习惯,所以即使睡不着也会处于一种假寐的状态,很少像今天一样失眠。

夜色太浓了。月光一点一点透过窗棱,落进纱帐里,又飘出来,落到地上,床上,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还有,他的身上。

这个男人总是没心没肺的,睡眠是深度睡眠,睡得很沉,但很安稳,呼吸是平稳的,看着让人也安稳下来,闹钟响时会略带烦躁的把它拍掉,闭着眼,坐起来,又伸手揉着眼睛,来寻我的位置。

我睡得浅,常常闹钟一响就会醒了,但也不去按,轻声下床去厨房备一杯热牛奶。

似乎我们住在一起之后,这一切都成了习

【韩沉视角】【何开心x韩沉】信【一】

“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你就该这么喜欢我。”

半生残失,很多东西在岁月的长河里被一点一点碾碎,消散在朦胧雾气里,那些本该记得的事情或者人,早早的离开生命。

晚间黄昏的时候,云接着天空的红,漫成像海一样的一片,红的像血,总令人想起不好的回忆。

案子是查不完的,人生总有尽头,世间的黑暗与光明并存,所谓警察,所作所为不过是不想让黑暗吞噬光明,希望第二日太阳仍旧照升。

我时常会在闲暇时想,喜欢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后来无果。

爱恨生于初始,人生而拥有七情六欲,喜欢就是喜欢了,找不出理由的。

初遇是在警局,因一个案子而遇,第一眼见那人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人很难想象居然是个心理医生,衣着倒是一副...

关于白宇

我真的很真情实感了,因为他差点哭了一场。

他太好了,是那种暖在心窝里的好,他知道我们都在喜欢他,于是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他一边说不要把钱花在他身上,要我们对自己好一点,一边在粉丝群里发了三千多的红包,他说要我们好好学习,完了要爱自己身边的人,和爱自己的人。

你说这么好的人,我怎么这么晚才遇到呢?

台词功底也是真的好,从语气里就可以听出来那种感情,于是我就因为这个在这里嚎啕大哭了一场hhhh

何其有幸,爱上你。

1 / 6

© 黛画生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