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的空_蜗牛

所有内容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前排带我cp@飏♚
是一个聪明又可爱还要反复强调自己是攻的小姐姐(ฅ>ω<*ฅ)
是的我是受:)虽然我很不想承认:)

希望时光善待我的飏飏❤

你们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孤踞引山洪。

吃粮:戬杰/执峰/执离/钤光/仲孟/蹇齐/维勇/奥尤/叶蓝/喻黄/小狐三日/清安/非良/靖苏/启红
产粮:执离/戬杰/执峰/钤光/刺客列传全员
大号:镜花水月的空_蜗牛:淡圈维勇,更文戬杰执离中
小号:镜空_蜗牛:封号

*  将军明×戏子黎

*  民国设定 (并没有用)

脑洞是好脑洞,文笔不是好文笔
怎么也想不出来该怎么写,就私自决定短短的一发完 
   见谅

————————————————————————

那一年街头流传着的故事,
无非是有将军执明为戏子沉沦,
一路听来,有人贬亦有人夸,
却也不见完整。


慕容黎12岁那年,执明被送往求学。

慕容家遭变故,母亲带他出走,只走出了家门。

母亲走后,啊煦带他出逃,只走到郊外。

后来执明要带他走,只出了城门便被截住。

他始终没能真正离开过。
可能...是命吧。



执明求学回来之时,慕容黎迫成了戏子。
他把执家上下闹的天翻地覆,只求父亲帮帮啊黎。

彼时执老爷子却对慕容黎下了警告。
“离执明远些吧。慕容家已没落,莫说你是男子,就是你如今的身份,也休想踏进执家的门,你只会碍了执明的未来。”



不久执明便带着啊黎出逃,刚出城门不到十里路,不知是前来抓啊黎回去的人还是执老爷子的人便追上他们,执明因此禁足三月。






受尽千般宠爱,锦衣玉食,未经人情冷暖,一朝堕落,才知人情似纸张张薄。人前装笑脸背后暗悲啼,便是戏子的一生吧?

执明只知道这无异于把啊黎从云端狠狠摔下,也无异于在他心口剜上一刀。


那年寒冬,他终是决定披甲上战



“一切小心。”

清冷的声音轻轻响起,慕容黎垂下的眼眸中一片平静,仿佛这浮世并不能染指半分他心中的净地。

回答他的仍是一片寂静,空气像是凝结住了。

继续为眼前人系好衣领扣子,无视那盯着自己却满是复杂的眼神。

歪了下脑袋,勾起嘴角,似是不甚在意的轻哼一声,又兀自开口

“往后,便不要再来了。”

又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神颤了颤,停下手中的动作,
转过身不去看那人越发沉重的眼神。

走向窗边,逆光而立,像是随时便会消失,闭了闭眼,抬眼又是一片毫无波澜的清明。

腰间一紧,入耳是一声迟疑的轻唤。

“啊黎…”

多温柔啊,只是,越是容易沉醉,越是不可贪恋啊。

挣开那人的怀抱,
“你该走了。”

依旧冷清的语调,传来的话语撞入心口,让执明心又纠了纠。

啊黎的心是石头做的,怎么捂也捂不热。

“啊黎…还是放不下,对吗。”他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哪句话又伤了眼前人的心。

“执少说的什么话,戏子无情,前尘旧梦,有何可惦记的?”

似被戳中痛处,执明一改那轻声细语,“什么戏子无情?啊黎才不是戏子!这一去,便不知是多久,啊黎还是不愿认真面对我么?待我归来定能护你一世周全,这难道不好吗?”

带着怒气的言语传入慕容黎耳中,终是有了一丝动容。

转身面向执明,周身镀着一层光辉,似从画中踱步而来的仙人。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抬眼直视眼前人那似有浩瀚星辰的双眸

“好,却不是我想要的。”


“啊黎…”

抬手想拉住近在眼前人,却抵不过眼前毫无留恋的双眸。

“走吧。”

那双眸盈着复杂,又夹杂着心疼、不舍,终是带着满怀心事扬长而去。

“等我。”


他的啊黎,定是希望他功成名就
他的啊黎,定是希望他前程似锦
他的啊黎,定是希望他光鲜亮丽
他的啊黎,定不愿他染上污点
他的啊黎,是啊,是他的啊黎啊,啊黎怎么会是污点,啊黎才不是戏子,啊黎是谪仙,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美好。


所以呀,
啊黎可要等我回来啊,
待我归来,
定能捂热啊黎的心,
弥补啊黎的所有委屈,
许啊黎最好的繁华盛世。





执明啊,十年相识,十年相知
知海底月是天上月
晓眼前人是心上人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是你,夜雨也是你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是你,渔火也是你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是你,相思也是你
只是啊,
这浮世,
啊黎看够了。

愿君一生安好,便舍昔年旧梦。

—————————————————————

连枝共冢【五】


*黑明预警,白黎预警,古代架空向
*有执明的各种兄弟,有宫斗党争
*先婚后爱,是一个狗血套路文
*生子,设定服药可为卿君,即可生子,雷者慎入
@远飏。

这天天气甚好,慕容黎坐在桌前描摹着些什么,从镂空的窗门钻进来的阳光洒在桌前人身上,还有些许伏在那传神的画作上,给桌前面无表情的人添了些暖意。

执明拿着小木盒子往慕容黎屋里跑
“啊黎啊黎,快出来”
上挑的语气掩不住兴奋,慕容黎被这突然的叫唤吓抖了一下手,看着眼前作废的画作,叹口气,放下笔起身往屋外走,迎上往里跑的执明,微微伏了伏身“殿下”
“什么殿下,啊黎以前只叫名字,啊黎不要这样,我不喜欢。”

“礼不可废”

“啊黎都嫁与我了还需什么礼?”
语音一顿,似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突然泛起一抹坏笑,一个健步向前揽过那细腰,以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轻轻一笑“还是说,啊黎喜欢独特些?”
不知是这暧昧的距离还是这暧昧的语气,慕容黎只觉得脸上一阵火热。
执明又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被方夜一声“主子”打断。

方夜觉得自己很委屈,连夜奔波回来给主子汇报情况被秀一脸不说还要遭受执明的眼神攻击。
只能向自家亲主子发出求救信号,
慕容黎推开执明,踱步回到桌前才缓缓开口“这一去可发生了什么?”

“主子,一路确有人跟踪,有可能是天权大皇子的人,但也有三皇子的人。”
方夜瞟了眼执明,还是如实说出。
执明被卖得猝不及防,心里一咯噔,
慕容黎似是自动忽略这后半句,只让方夜下去了。
方夜想着,若眼神能给人瞪出窟窿,自己都成马蜂窝了吧?
快速离开房间,留下一颗心忐忑不安的执明。

感受到慕容黎正看着自己,执明冲他扬起一个心虚又shafufu的笑容 “啊黎别生气,我是担心他出意外会坏事的。”
“是吗?殿下对方夜倒是关心,不若把他给你?”
说着便往屋外走,也不顾身后正在凌乱的执明。

啊黎这算是吃醋了?嗯方夜好像有点用了。


方夜心里苦。


反应过来的执明又拿着小木盒快速追上慕容黎
“阿黎要去花园吗?我带你去看羽琼花好不好?”
见慕容黎并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又自顾往下说。
“啊黎,我送你一个礼物好不好”
“啊黎可还带着血玉发簪?”

“嗯”
平淡轻微的回应不知是在应哪一句,却也成功让执明眸中多了一缕光辉。
“做发簪剩下的材料我做成了这个”
说着便举起手中的小木盒子晃了晃
“阿黎戴在可好?”
说着便拉住缓步向前走着的人,打开木盒子,暗黄色的垫布上和发簪一样鲜红的指环格外显眼,执明牵起藏在宽大衣袖下的手
“戴好了就拿不下来了,啊黎好好保护它啊”
便把指环套在那好看的手指上。

牵着那手走向花园那片羽琼花,一路絮絮叨叨,只有执明知道那一刻多怕啊黎一声拒绝。




慕容黎只觉得眼前人的笑容明媚得晃眼
执明,你是不是傻啊。

————————————————————————
允许我逼逼叨一下,按连枝的设定来说这该是沉重一些的文,但是我又觉得执离就是该甜啊,所有的虐说起来其实也是甜。所以我虐不起来,无法沉重。
enm......对的这就是我给自己把连枝写崩了找的借口
因为突然抽风文风突然变轻快了

连枝共冢【四】

*黑明预警,白黎预警,古代架空向
*有执明的各种兄弟,有宫斗党争
*先婚后爱,是一个狗血套路文
*生子,设定服药可为卿君,即可生子,雷者慎入
@远飏。

每每到了这个时节,夜间便要比平时冷许多,慕容黎身子不如从前硬朗,穿的也单薄,当晚便发了烧。
慕容黎倒是没有多在意,却是把执明吓着了。

执明端着药到慕容黎屋里时,见慕容黎正在桌前写着些什么,加快了脚步走向他走去
“阿黎不好好躺着休息,起来做什么。”
执明柔声数落着他,一边把药送到他手边。
“无事,我还没那般虚弱”
“快些把药喝了,回去休息”
慕容黎怔了怔,伸手接过药一饮而尽,仿佛感受不到那药汁的苦涩,这无所谓落到执明眼里却是止不住的心疼。
放下空碗起身便往内室走。

看着他躺下休息,执明才收起思绪,淡淡开口
“阿黎好好休息,我进宫一趟,晚些再来看你。”

执明走后慕容黎又起身回到桌前,拿出先前写好的信又看了看,确定无误才唤来方夜
“将此信悄悄送回瑶光给啊煦,让他备好东西,不要让人发现了。”
“主子,有何东西让三皇子准备不是更快,为何要让煦公子准备?”          
“执昶定会派人盯着执明的,我自有考量,你且去吧”      
“是” 

见自家主子正嘴里叼着草坐在树上晃着腿,萧然嘴角抽了抽,有个大大的白眼不知该不该翻。开口道 “主子,方夜走了。”
“就知道啊黎不会乖乖休息。定是派他办事去了,走吧,进宫。”执明跳下树,吐掉嘴边的草,努努嘴,甚是无奈。啊黎还是不相信他的实力啊。

在天权,身为皇室中人哪个身边没有执昶的眼线?
慕容黎信中所写也不过是问问瑶光近况和父皇身体之类。自己身旁走了一个人,必会让执昶怀疑。
执明此番进宫定是想引蛇出洞, 那他便顺手添把火好了。

——————————————————————
确实短了,结束的猝不及防。

【执离】连枝共冢【三】

*黑明预警,白黎预警,古代架空向
*有执明的各种兄弟,有宫斗党争
*先婚后爱,是一个狗血套路文
*生子,设定服药可为卿君,即可生子,雷者慎入
*前排表白我cp飏飏 @远飏。  以后她就要和我一起写文啦!飏飏合作愉快【啾咪】

这次进宫倒也还算顺利,执木问了他们许多问题,但也不过是嘘寒问暖之语罢了,执明怕慕容黎累着,便未多停留。

从宫中出来后一路慕容黎都若有所思,执明以为他受了执昶的话影响,只是依旧攥着他的手,也不打扰他,由他静静思考。

直到晚膳过后慕容黎主动邀执明今夜到水榭等他才打破这沉闷。

慕容黎主动邀自己了,执明是开心的,但是执明不傻,他知道以慕容黎的性格,自然是有事要对自己说,只是这事,却无关情爱。

什么时候起,自己竟对阿黎上心到如此地步了,他也记不得了。

慕容黎虽让执明前去等他,自己却先到先了许久。

低头凝视着眼前的池水,慕容黎眼中神色越发复杂,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切。

同是生于皇室,种种宫廷斗争,慕容黎看的也算透彻,那执木心中的储君人选,显然是偏向执明多些,只是自古储君立长不立幼,便是执木,也难堵悠悠众口。

若是执昶坐上了那王位,以他的野心定不会放过瑶光。

当初为护瑶光安宁,他服下那药,如今,他亦要护好瑶光万民。

执明来时,慕容黎正站在小水池前吹着萧,红色腰封衬得那腰肢越发的细,往下是水红色长裙,少了拖地裙摆,显得整个人都利落了些。

执明看着他孤寂的背影,心中却不是滋味,以前他的阿黎不是这样的,以前的阿黎萧声中透着少年的凌云壮志与意气风发,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可现在,阿黎的萧声中尽是萧瑟,又多了几分忍辱负重,执明心中愧意又深了几分。

慕容黎转过身,看着眼前人,言语毫无修饰,“执明,我助你坐上那王位,可好?”

执明叹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失望:“阿黎,我不想你涉身于此,我能够护你一世,予你一世富足安乐,这不好么?”

慕容黎却笑了:“好,但却不是我想要的。执明,从与你有婚约开始,这趟混水,我便不得不踏了。”

他顿了顿,抬眼直视执明的双眸,无比坚定地说:“这王位,你不去夺,执昶也不会放过你,我要的,也不过是护我瑶光万民永世安乐。”

执明知道,慕容黎已经做出决定的事,便不会轻易改变,也不再多说,只是那句他要的不过是瑶光万民永世安乐,心里不知涌起什么滋味来。

阿黎,原来我在你心里,真真不及瑶光万民。

却还是扯了抹笑,兀自扣住他的手,“这漫漫长路,能得阿黎并肩而战,倒也不见得那么艰难了。”

得到想要结果,慕容黎也不再说话,想要抽出被执明扣住的手,结果被更紧的攥在执明手里,无奈,只得由着他去。

抬眼看向池中,水波泛起,眸中尽是坚定。

执明,我便把希望赌在你身上了。

慕容黎动容般微蜷了蜷手指,手很凉,却被那人仔仔细细收在自己手里,肌肤相触,是最妥帖蕴藏的温度。

执明,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激动到打滚!!

看着物流信息就奔下去了!!

拆开看到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我我我,我爱塔塔姐! @江月何曾皱眉

我要把所有爱和小心心都给你!!

今年依旧是爱叶蓝的一年诶!

【执离】连枝共冢【二】

*黑明预警,白黎预警,古代架空向
*有执明的各种兄弟,有宫斗党争
*先婚后爱,是一个狗血套路文
*生子,设定服药可为卿君,即可生子,雷者慎入
*前排表白我cp飏飏 @远飏。 以后她就要和我一起写文啦!飏飏合作愉快【啾咪】

本文除飏飏外,禁止转载

呵,还不知,是谁中了谁的毒。

慕容黎自嘲般扯了扯嘴角,下床准备洗漱。

慕容黎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苍白,黑发如墨,真不像...以前的他。

他并没有唤来小厮,却听到渐渐清晰的脚步声,抬眼看向那来人。

执明一来便看到慕容黎披散着头发坐在镜前,平时清冷的面容多了几分柔和,低垂的眼眸上抬,那双眼眼尾上挑,平白无故多了几分魅惑。

执明倒是庆幸自己来的早,错过这一美景,该多可惜。

看清来人是执明,慕容黎没有丝毫动容,缓缓为自己束发。

执明也不出声,就在慕容黎即将束好头发时,一把扯过他手中的梳子,一头青丝散落,执明附在他耳边柔声道:“还是我来帮阿黎吧。”

便不管慕容黎是否答应,自顾自的执起手中青丝。

手里顺滑的青丝滑落,执明不知怎的就想起那段若是女子成婚,她母亲给她念的词来:

“一梳梳到尾,二梳举案齐眉,三梳子孙满地......”

却是没再想下去,他和他的阿黎,都不知能否举案齐眉,又何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呢。

执明苦笑,掩下眸中千思万绪,将发冠替慕容黎戴好。

新婚第二天新人是要一起入宫的。

待慕容黎收拾妥当后执明便带着他出发了。

马车在宫门前停下,执明牵着慕容黎缓步走进宫内。慕容黎虽依旧沉默不语,但也并没有太多不满,这一路气氛倒还不僵。

只是偏偏有人却想打破这平静。

从另一方向而来的执昶很显然是看到了他们,眸中蕴着温润的笑意,嘴角的弧度却带着些许嘲讽。

“三弟这是带着新人入宫啊,作为皇兄还未与你道声恭喜呢。”浸着笑意的话语并没透着善意,不等执明回复又转头看向慕容黎,“看弟婿这脸色,身子并不硬朗啊,可是染了什么病?”言语间尽是轻蔑。

自服了那药,慕容黎身子便一再虚弱,给原本红润的脸色平添了病态,更显柔美,倒是有些像女子了。

这种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慕容黎自己成了卿君,这是慕容黎心中的痛。

伤口被无情撕裂的感觉并不好受,慕容黎眸中闪过一丝决绝和冷意,眸中寒霜骤起。

感受到慕容黎微抖着的手,执明紧了紧掌下已然冰凉的手,似是鼓励,似是安慰。

执明微行了一礼,抬眼却是满目无情:“劳大哥操心,阿黎前几日受了风寒,又从瑶光沿途奔波嫁与我,故而脸色不好些。”

出口之语虽是解释,却无半点谢意。

慕容黎听见此话眸中寒霜撤下些许,微收了收执明握着的手,想要挣脱。

执明却像铁了心不让他如意,紧紧攥着他的手。

执昶眼神微微扫过他们交握的手,声音里带了笑意,“如此,便是我多事了,三弟,你可要好好照顾这位弟婿啊,身子不好,今日入宫拜过父皇,便别再来了,以免回去要是得个什么病,我想三弟心里也过意不去......”

“大哥管的,倒也挺宽。”执明打断执昶的话,带着冷意的双眸直奔执昶而去,大有随时可大打出手之意。

执昶也知现在不是该发生冲突的时候,冷哼一身甩袖而去。

擦肩而过时,飘然留下一句:

“三弟啊,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执明却恍若未闻,“阿黎可感觉累?此番进宫不会太久的,阿黎坚持坚持。” 他回首对慕容黎柔声说着。

谁不再提那个不美好的巧遇,好似这只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小插曲。

慕容黎看着被执明牵着的手,眼中盈着复杂的神色,由着执明牵着他往殿内走去。

回首时眼角余光瞥见远处执昶还未完全消失的身影,慕容黎眸中似闪过什么情绪,再抬眸,多了几分坚定,似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又是一发深夜更文
*如果飏飏你不怼我我会更爱你的:)
*我和飏飏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
*唠叨是种病....

对!我要挂人!

好好好,谢谢你挂我:)

这个文案真是惊世骇俗:)

你怼我你还有理啦?!【委屈巴巴】

好的我要是反悔了给你发个定位,我们出来打一架

葛格说的,能动手绝对不动口👌

还有啥叫我强调!是我让着你你才是攻好嘛?!:)

总之

谢谢你,愿意接受我的这一堆烂摊子

谢谢你,陪着我熬夜

谢谢你,听我说我的不开心,陪着我一起怼天怼地

谢谢你,在我深夜睡不着,在我生病不舒服时,道一句问候

借用一句葛格的话

我们会是彼此一辈子的飏飏空空的

远飏。:

大家好我来挂个人!


原因:
1、这个人说我总是强调自己是个攻!我想说这个是事实!没有强调!
2、这个人说了两句至关重要的话,我要给挂出来以防后悔!
3、这个人太不正直了
4、这个人太!从!心! @镜花水月的空_蜗牛


这个人听说自己要被挂了还十分开心
从未见过如此画风清奇的人!
好了  首先我要对这个人说几句话
我亲爱的空
谢谢你在我无聊的时候出来给我怼
希望你以后聪明一点不要自己暴露梗给我怼
谢谢你有事没事抽风让我有机会给你钉棺材板
希望你以后自觉一点  女友粉?不存在的!
谢谢你给我的信心去填我们的文
希望你不要后悔我可能会给你开更多坑!
谢谢你在一众反对中支持我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enmmm……说完了  


不管我写的是好是坏
不管有人是夸我骂我
我都会一直写到你回来
      “ 我会是你一辈子的空空哒 ”
“ 希望我不在的那一年时光善待我的飏飏 ”
好的我都记住了
你要是后悔了我可能会杀去上海把你炸了然后再顺便炸一炸某米
希望你聪明一点不要让我动手
然后现在你已经被我挂了 
请表现出一个被挂的人该有态度!
不要跟我反驳   霸王龙的尊严是不接受反驳的

一篇声明

我初三开学之后不会再更文,也会暂时淡圈。

在这里我要说明,我cp飏飏,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小姐姐,她以前也写过文,不写文的原因是因为犯了文手的禁忌,对热度过于在乎,以至于删文,当她开始写同人,有人开始劝她不要写,我想是怕重蹈覆辙。

但是,我放心把我的文章我的脑洞交给她来填,不论写的好与不好,都请尊重她,爱护她。

如果写的好,请评个论,点个心,让她知道她的努力有人知道。

如果写的不好,也请默默走开,不要打扰她。

如果做不到,那你现在就可以取关了。

以后我不在,这个号里的执离文我就交给她了。

我玻璃心,她其实也玻璃心。

请善待我的飏飏,谢谢。

【执离】连枝共冢【一】

*黑明预警,白黎预警,古代架空向
*有执明的各种兄弟,有宫斗党争
*先婚后爱,是一个狗血套路文
*生子,设定服药可为卿君,即可生子,雷者慎入
*前排表白写了后半部分,还帮我打电子稿的飏飏,有cp的感觉就是好【理直气壮】以后她就要和我一起写文啦!飏飏合作愉快【啾咪】 @远飏。

本文除飏飏外,禁止转载

慕容离一袭红衣,身后散开的裙摆妖冶如火。

他坐在梳妆台前,脸隐在烛光后,若隐若现的看不清。

小厮上前将凤冠递上,慕容黎垂下眼眸,眼神昏暗不明。

屋外有些嘈杂,隐隐夹杂着小厮的跪拜声和惊叹声,慕容黎由小厮扶着踏出门外。

突如其来的明亮光线被眼前的珠帘掩去些许,却还是刺得慕容黎适应不来。

身旁的小厮朝来人行了个礼,退下了。

身子突然腾空,凤冠上垂下的珠帘相继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慕容黎低呼一声,已被来人抱在怀里。

慕容黎皱起眉,手掩在袖里握紧了那根血玉发簪,假意用手攀上那人脖颈,簪尾抵在那人命门处。

只要刺下去,一击毙命。

那人弯了脖颈到他耳边:“阿黎,当真忍心杀我?”

慕容黎手微微抖了抖,依旧维持着这样的姿势。

执明眼里闪过一丝类似绝望又似冷意的光,而后又是那笑意代替着这丝神情。

执明不躲,反而更往后靠了靠,冰冷的簪尾抵在自己命门处,疼痛感卷席而来,低下头,他看见慕容黎脸上的惊慌,以及那已经缩回的手。

执明把慕容黎抱上轿撵,自己翻身上马,往天权的路而去。

这场婚礼声势浩大,世人皆知是天权三皇子执明一人独自操办的婚礼,也只他一人,亲手把人抱上花轿的。

然而这些,慕容黎通通不知道。

世人皆知天权三皇子自七岁那年太傅因病去世后,性情便阴晴不定,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也不复存在了。

可他们不知道,那些年执明的温柔与宠爱全只给了一人,一生,只此一人。

执明坐在马上,回想起前些年他大哥做过的事,觉得挨慕容黎这一下,值。

是他天权有错在先,怨不得别人。

若非如此,阿黎应是与我曾经一样是个鲜衣怒马的少年,他可以放肆的哭,洒脱的笑。

执明叹了口气,摸了摸命门处已经开始凝血的伤口,也不过是破了层皮,慕容黎始终没忍心下狠手。

到了天权界处,慕容黎才将轿帘掀开,执明就在帘前等他。

又是把他抱下轿撵,抱进皇宫。

慕容黎由着执明抱着,轻声道:“这不合规矩,放我下来吧”执明脚步未停,“在天权今日我就是规矩,就算是父皇今日也定是拦不住我。”

慕容黎索性闭上眼,只是嘴角多了抹无奈的笑。

罢,罢,都是劫,都是孽,过去的账以后再算,今天,由他吧。

到了皇宫,进了内殿,堂上坐了一人,执明将他小心地放下,一掀衣袍就跪下行礼,“儿臣参见父皇。”那上座上的人带着皇家的威严,让人觉得胸口有些发闷,“起来。”声音浑厚,那人眼神却是有意无意扫过慕容黎。

慕容黎心下一惊,亦随着跪下行礼,动作行至半途被那人抬手叫停,“这些虚礼不必了,拜天地。”

站在一旁的司仪听见这话才扯着嗓子:“一拜天地——”执明才站起身来,与他拜了天地高堂。

因慕容黎是男子,纵使是皇家娶亲也不必有多少繁琐礼节,执明也就不管不顾的硬是强抱着他去了新房。

入目尽是喜庆的大红,慕容黎没来由的心生烦躁,眼里带了些怨气,执明将他放至床上,动作极轻,直起身来看见他脸色,又触及那双眼眸,知道他心中有怨,也不难为他,只让他早些休息,明日再来看他。

他看着执明远去的身影,心中不知升起何种滋味来。

这是执明唯一一次穿红衣。

慕容黎解了繁琐的喜服,只着了中衣便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一会儿是堂上那人捉摸不定的眼神,一会儿又是执明寂寞萧瑟的背影,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这一夜慕容黎睡得并不好,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刚和执明相识之时,少年一袭玄衣,耳上一个夸张的耳饰,一缕紫色的头发垂在脸侧,眸中似有星辰。

只一眼,便怦然心动。

后来他才得知那人便是和他有着婚约的天权三皇子执明。

执明待他很好,经常偷偷跑来瑶光看他,给他讲宫外趣事,给他带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一切,像极了现实安稳的模样。

梦见的场景忽然转换,慕容黎又梦见了自己被掳走的那一夜,梦见了那个黑衣人向他逼近,唇边带着决绝的狠意,说着什么“牺牲他一人,便可换瑶光百世安宁”之类威胁的话语,逼迫他服药。

不,此药不能服!

他犹记得那时的心如刀绞,一边是家国天下,一边是自己,最终闭了闭眼一狠心,松了捏的生疼的手,认命似的接过药瓶,苦涩的药汁滑过喉间,眼角似有一滴泪,悄然而落。

后几日小腹的疼痛似乎要将他的魂魄带走,疼痛让他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恨自己当初为何不勤于练武,只是去看那些个文人墨客所做的诗篇名作,如今想来,悔不当初。

他弹坐起来,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思绪也跟着飘远。

慕容黎是怨执明的,婚约之事他无法做主,天权国事他也无心干涉,却因为执明,被迫服药成为卿君。

原来的他也可以鲜衣怒马,肆意潇洒,却因执明,一切都不一样了。

就这样怀着愁绪,慕容黎维持着这个姿势到天亮。

天光乍破之时,他精神有些恍惚,脑海里忽的闪过执明温柔的声音: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阿黎,你说我是中了你的什么毒,如此相思?”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of日常抽风,不让我@我cp,不高兴,哼唧
*改完文之后神清气爽,液×

后会无期

他们都说删文是退圈的征兆。

我想我依然留着,万一哪天我回来了呢。

关注的太太依旧不取关,我会一直看维勇的文章的,但是大概我不会再写维勇文了。

很遗憾也很抱歉,我拖着坑不填。

在我退圈之前,我尽量把双音合奏完结,但大抵也是不会完结了。

现在处于淡圈期,那些一直在的小伙伴,谢谢你们,也很对不起你们。

取关随意,小号的文章将被挪至大号。

再见吧,有缘我们维勇圈的人江湖再见。

后会无期。